财产继承 – 供养遗属及受养人

立遗嘱者可能选择不把财产留给受养人。香港法例第481章《财产继承(供养遗属及受养人)条例》(“条例”)更给予受供养人士可在获得经济给养上有优先权。故遗产管理人需考虑此法例对遗产分配的影响。

条例将申请人士类别扩大至死者的直系亲属以外人士,例如类似婚姻程序下获得经济给养的人士。条例只适用于1995年11月以后离世的死者之遗产,并其去世时的居籍为香港或在去世前3年曾常居于香港。申请人的分类亦相当广泛,只需符合条例第3(1)条的规定类别,包括主要靠死者赡养的任何人士及非婚生子女。每名申请人所需证明的门坎皆有所不同,但主要需证明与死者的特定关系及当事人正在获死者赡养。第3(3) 条澄清如死者以金钱或有价事物分担某人的生活需要则被视为正在获赡养。如法庭认为死者遗嘱并无为申请人提供合理经济给养,则法庭可作出有关给养的命令。

此条例给予法院酌情权以防止不公现象出现,最主要保障未婚配偶的权益,假若死者并无立下遗嘱,则该同居一方或需自行承担子女养育费用,对他们不公,弥补遗嘱未能符合家属实际需要的漏洞。此条例亦令不少靠死者供养的秘密情人可向法庭申请合理经济供养以继续获得供养,故遗产管理人如要阻止受供养人士挑战遗嘱安排,应考虑应对办法,例如在遗嘱上加入条款或成立信托基金。

法庭在决定是否作出命令时会考虑申请人与死者的亲密程度及关系。于M & Others v X [2014] HKFC 8一案中,申请人为死者妻子但长时间留在中国直至丈夫离世。法庭在判词中清楚表明将按照条例第3至5条决定是否颁令,而第5(5) 条有关死者对赡养申请人责任的程度及长短为该案重要的考虑。法庭同时考虑申请人与死者的关系及亲密程度,但由于两者长时间不见面及并无任何经济支持的证明,法庭拒绝申请人之申请。

故在引用此条例前,申请人最好先有经济给养的证明及证明与死者有紧密关系;遗产管理人亦最好有所应对。

如有需要,你也可以申请法律援助。颜律师是刑事、婚姻/家庭法、雇员补偿、人身伤害、医疗过失和土地纠纷法律援助署名册律师的成员,如果法律援助批准,当事人有权选择代表律师,律师可由自己提出。

如需协助解决复杂案件及专人跟进,请致电或WhatsApp 69776708林先生查询收费及预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