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扰罪

如要使滋扰罪成立,原告人需要证明被告人对其生活导致严重及不合理的滋扰。根据St Helen’s Smelting Co v Tipping [1865] 11 HL Cas 642 一案,若滋扰源于物理损害,如渗水,则该滋扰自动符合标准;若滋扰源于非物理损害,如噪音、气味,则原告人需证明此滋扰符合标准。噪音对居住在狭窄环境的香港市民来说并不陌生。根据《噪音管制条例》第4条,任何人于下午11时至翌日上午7时不可發出对任何人而言是其烦扰根源的噪音,而该法例第2条将“烦扰“定义为合理的人不会容忍的烦扰。在Capital Prosperous Ltd & Anor v Sheen Cho Kwong [1999] 1 HKLRD 633 一案中,原告人因被告人在深夜使用水泵花洒而製造大量噪音,从而提吿并请求禁止其在下午11时后使用花洒。然而,法庭考虑到大多数香港人都在晚上行动,在11时后使用花洒乃是合理行为。可见噪音是否导致烦扰乃建基于情况和人的日常习惯。而在气味滋扰事件上,也使用与噪音滋扰相同的标准。在Hu Wei Hsin v Ma Hung Wing [2011] HKEC 736一案中,被告人因烧香影响原告人的生活和健康,而被原告人提出禁令。而法庭最终也因原告人的疾病而承认其受到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滋扰的标准是客观、不会因原告人对噪音或气味较高的敏感程度而改变。所以,当怀疑滋扰时,你可以先检查该滋扰的程度,如测量噪音的分贝,以及资讯专业人士,以评断该滋扰是否真实地在合理忍受范围之上。

如有需要,请致电或WhatsApp 69776708林先生查询收费及预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