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在人身伤害诉讼中聘请律师?

为何要在人身伤害诉讼中聘请律师?任何人均有机会在生活中遇上意外,最常见的为交通意外或工伤意外索偿。若果你在意外中遭受人身伤害,你可以采取法律行动,以诉讼方式就所受伤害向失误一方索偿。人身伤害索偿与其他诉讼无异:申索一方须负举证责任,向法庭证明被告的失误造成人身伤害。法庭在考虑双方提出的证据及论点后,便会作出裁决。每宗案件的赔偿金额视乎案件的案情而定,所得赔偿有时会与投放在准备案件和聆讯中的时间和讼费不成比例。如申索方被判败诉,更有可能被法庭命令支付胜诉一方的讼费,包括胜诉一方聘请代表律师及大律师的开支。有见及此,尽管每宗人身伤害个案的性质不同,我们仍建议所有申索人咨询律师意见,以在决定继续申索前获得充足数据。受聘用的律师会先细阅你的个案,并参考过往案例,以就你的个案有否法律根据,及你可能获得的赔偿金额提供法律意见。如果你选择继续向失误一方索偿,律师亦可以代表你进行所有所需法律程序,例如准备法律文件及与代表大律师沟通及研讨案情。

法庭如何计算交通意外的赔偿?

艺人蒙嘉慧于 2011年驾驶时撞伤原告。原告入禀法庭向蒙嘉慧索偿四百万港元,但是法官只判予原告51万港元赔偿。

其中一项赔偿是「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乐趣的损害」赔偿。根据Fairchild v Glenhaven Funeral Services [2003] 1 AC 32的原则,法庭会考虑原告意外是否原告受伤的真正原因。在Tang Chi Keung v Mung Ka Wai - [2018] HKCU 2403中,原告在意外发生 7 个月前颈部已经有伤员,他却尝试隐瞒事实。法官应用同样的原则认为原告25%的伤员与本案无关,扣减了部分赔偿金额。

另一项赔偿是收入损失。原告称他在意外后因为伤员无法继续原有的工作,倒闭了他的公司。不过,法官检视过医疗报告后发现原告的伤员较轻微,仍然可以从事原有的工作,原告甚至于意外后来往中港两地更频繁以出售他的公司资产。法官还发现原告在意外后他的公司仍然有接获新订单,与的供辞有出入。他经营的公司因为营运成本上升等商业理由利润减少,与本案无关。因此,法官大大减少了原告要求的赔偿。

由此可见,法庭会按意外对原告产生的损失判予赔偿。原告在审讯期间维持证供一致十分重要,因为这会影响法官考虑赔偿金额时判断证据是否可靠,影响结案时的赔偿金额。

另外,9年前一宗交通意外导致前亚洲攀石冠军兼「包山王」黎志伟下半身瘫痪,法庭于今年4月裁定涉事两名司机共同承担逾1632万元赔偿。在本案中﹙Lai Chi Wai v Tong Hung Kwok & Anor [2020] HKCU 806﹚,黎志伟驾驶电单车沿屯门公路西行被私家车撞例跌出车外,法官裁定黎志伟获赔偿75%损失。本文将解释交通意外发生时应如何索偿。

如果意外涉及人命伤亡,受害可向社会福利处「交通意外伤亡援助组」申请援助。至于涉案的赔偿项目可分为︰
(a) 痛苦及生趣损失赔偿(Pain & Suffering and Loss of Amenity)
(b) 审判前之收入损失(Pre-Trial Loss of Earnings)
(c) 将来收入损失(Loss of Future Earnings)
(d) 专项损害赔偿包括医疗费用、交通费及滋补食品费(Special damages including medical expenses, travelling and tonics)
香港实行强制第三保的政策,受害人或其代表可向对方的保险公司追讨赔偿。如果受害人在工作期间发生交通意外,也可向雇主索偿,不过需注意意外发生时是否在工作范围以内。

法官在考虑受害人能否得到赔偿时,首先需在侵权法(tort law)中考虑被告和受害人是否疏忽(negligence)及各方应承担的责任。被告在驾驶车辆时有小心驾驶的谨慎责任(duty of care),如果被告的过失低于一个合理、谨慎的人应达到的注意程度(standard of care),并且根据当时的程况意外发生是合理可预见的(reasonable foreseeability),被告须承担全部或部分责任。

在考虑被告须承担多少责任时,法官会考虑受害人是否有分担疏忽(Contributory Negligence),例如受害人当时没有扣上安全带。在Chan Wing Kin v Fonnie Co Ltd—[1983] 1 HKC一案中,被告抗辩的理由是受害人在交通意外发生时没有扣上安全带,一般情况下法官会因受害人的分担疏忽而扣除部分赔偿金额。不过,此案的受害人当时正在怀孕,扣上安全带在意外发生时对腹内未出生的孩子造成的伤害更大。因此,法官在此案中判受害人没有分担疏忽,并因受害人在意外后留下面部疤痕而导致心灵受损判被告须承担痛苦及生趣损失赔偿。

法庭在另一宗案件Lo Tung v Chay Wing Shan – [1964] HKCU 57则判受害人的伤员因分担疏忽而变得严重,扣减了赔偿金额的三分之一。有趣的是,此案的受害人误信医院内的医生会为他截肢的传言而在意外发生后擅自出院,另行向跌打中医救医,导致他的手臂于意外发生两年后仍未痊愈。

受害人可追讨的赔偿按蛋壳头盖规则(egg shell skull rule)判定。只要被告可预见该种类的伤害,但由于受害人的特殊情况而导致伤害较严重,被告仍须负上全部责任。以攀石选手一案为例,他因此下半身瘫痪,在事业高峰的人生阶段失去了事业、收入大减、还要供养儿子及付上庞大的医疗开支,法官因此裁定逾千六万元港币的赔偿。

法官会按以上原则判决交通意外中受害人可否得到赔偿以及赔偿的金额。每件案件的情况都不同,建议阁下申请索偿前宜咨询律师的法律意见。如有任何关于交通意外的查询,欢迎Whatsapp 6977 6708 (林先生)查询及报价以及早作最适的安排。

如有需要,你也可以申请法律援助。颜律师是刑事、婚姻/家庭法、雇员补偿、人身伤害、医疗过失和土地纠纷法律援助署名册律师的成员,如果法律援助批准,当事人有权选择代表律师,律师可由自己提出。

如有需要,请致电或WhatsApp 69776708林先生查询收费及预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