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在人身傷害訴訟中聘請律師?

為何要在人身傷害訴訟中聘請律師?任何人均有機會在生活中遇上意外,最常見的為交通意外或工傷意外索償。若果你在意外中遭受人身傷害,你可以採取法律行動,以訴訟方式就所受傷害向失誤一方索償。人身傷害索償與其他訴訟無異:申索一方須負舉證責任,向法庭證明被告的失誤造成人身傷害。法庭在考慮雙方提出的證據及論點後,便會作出裁決。每宗案件的賠償金額視乎案件的案情而定,所得賠償有時會與投放在準備案件和聆訊中的時間和訟費不成比例。如申索方被判敗訴,更有可能被法庭命令支付勝訴一方的訟費,包括勝訴一方聘請代表律師及大律師的開支。有見及此,儘管每宗人身傷害個案的性質不同,我們仍建議所有申索人諮詢律師意見,以在決定繼續申索前獲得充足資料。受聘用的律師會先細閱你的個案,並參考過往案例,以就你的個案有否法律根據,及你可能獲得的賠償金額提供法律意見。如果你選擇繼續向失誤一方索償,律師亦可以代表你進行所有所需法律程序,例如準備法律文件及與代表大律師溝通及研討案情。

法庭如何計算交通意外的賠償?

藝人蒙嘉慧於 2011年駕駛時撞傷原告。原告入稟法庭向蒙嘉慧索償四百萬港元,但是法官只判予原告51萬港元賠償。

其中一項賠償是「痛楚、受苦及失去生活樂趣的損害」賠償。根據Fairchild v Glenhaven Funeral Services [2003] 1 AC 32的原則,法庭會考慮原告意外是否原告受傷的真正原因。在Tang Chi Keung v Mung Ka Wai - [2018] HKCU 2403中,原告在意外發生 7 個月前頸部已經有傷患,他卻嘗試隱瞞事實。法官應用同樣的原則認為原告25%的傷患與本案無關,扣減了部分賠償金額。

另一項賠償是收入損失。原告稱他在意外後因為傷患無法繼續原有的工作,倒閉了他的公司。不過,法官檢視過醫療報告後發現原告的傷患較輕微,仍然可以從事原有的工作,原告甚至於意外後來往中港兩地更頻繁以出售他的公司資產。法官還發現原告在意外後他的公司仍然有接獲新訂單,與的供辭有出入。他經營的公司因為營運成本上升等商業理由利潤減少,與本案無關。因此,法官大大減少了原告要求的賠償。

由此可見,法庭會按意外對原告產生的損失判予賠償。原告在審訊期間維持證供一致十分重要,因為這會影響法官考慮賠償金額時判斷證據是否可靠,影響結案時的賠償金額。

另外,9年前一宗交通意外導致前亞洲攀石冠軍兼「包山王」黎志偉下半身癱瘓,法庭於今年4月裁定涉事兩名司機共同承擔逾1632萬元賠償。在本案中﹙Lai Chi Wai v Tong Hung Kwok & Anor [2020] HKCU 806﹚,黎志偉駕駛電單車沿屯門公路西行被私家車撞例跌出車外,法官裁定黎志偉獲賠償75%損失。本文將解釋交通意外發生時應如何索償。

如果意外涉及人命傷亡,受害可向社會福利處「交通意外傷亡援助組」申請援助。至於涉案的賠償項目可分為︰
(a) 痛苦及生趣損失賠償(Pain & Suffering and Loss of Amenity)
(b) 審判前之收入損失(Pre-Trial Loss of Earnings)
(c) 將來收入損失(Loss of Future Earnings)
(d) 專項損害賠償包括醫療費用、交通費及滋補食品費(Special damages including medical expenses, travelling and tonics)
香港實行強制第三保的政策,受害人或其代表可向對方的保險公司追討賠償。如果受害人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意外,也可向僱主索償,不過需注意意外發生時是否在工作範圍以內。

法官在考慮受害人能否得到賠償時,首先需在侵權法(tort law)中考慮被告和受害人是否疏忽(negligence)及各方應承擔的責任。被告在駕駛車輛時有小心駕駛的謹慎責任(duty of care),如果被告的過失低於一個合理、謹慎的人應達到的注意程度(standard of care),並且根據當時的程況意外發生是合理可預見的(reasonable foreseeability),被告須承擔全部或部分責任。

在考慮被告須承擔多少責任時,法官會考慮受害人是否有分擔疏忽(Contributory Negligence),例如受害人當時沒有扣上安全帶。在Chan Wing Kin v Fonnie Co Ltd—[1983] 1 HKC一案中,被告抗辯的理由是受害人在交通意外發生時沒有扣上安全帶,一般情況下法官會因受害人的分擔疏忽而扣除部分賠償金額。不過,此案的受害人當時正在懷孕,扣上安全帶在意外發生時對腹內未出生的孩子造成的傷害更大。因此,法官在此案中判受害人沒有分擔疏忽,並因受害人在意外後留下面部疤痕而導致心靈受損判被告須承擔痛苦及生趣損失賠償。

法庭在另一宗案件Lo Tung v Chay Wing Shan – [1964] HKCU 57則判受害人的傷患因分擔疏忽而變得嚴重,扣減了賠償金額的三分之一。有趣的是,此案的受害人誤信醫院內的醫生會為他截肢的傳言而在意外發生後擅自出院,另行向跌打中醫救醫,導致他的手臂於意外發生兩年後仍未痊癒。

受害人可追討的賠償按蛋殼頭蓋規則(egg shell skull rule)判定。只要被告可預見該種類的傷害,但由於受害人的特殊情況而導致傷害較嚴重,被告仍須負上全部責任。以攀石選手一案為例,他因此下半身癱瘓,在事業高峰的人生階段失去了事業、收入大減、還要供養兒子及付上龐大的醫療開支,法官因此裁定逾千六萬元港幣的賠償。

法官會按以上原則判決交通意外中受害人可否得到賠償以及賠償的金額。每件案件的情況都不同,建議閣下申請索償前宜諮詢律師的法律意見。如有任何關於交通意外的查詢,歡迎Whatsapp 6977 6708 (林先生)查詢及報價以及早作最適的安排。

如有需要,你也可以申請法律援助。顏律師是刑事、婚姻/家庭法、僱員補償、人身傷害、醫療過失和土地糾紛法律援助署名冊律師的成員,如果法律援助批准,當事人有權選擇代表律師,律師可由自己提出。

如有需要,請致電或WhatsApp 69776708林先生查詢收費及預約

 

在人身傷害訴訟中聘請律師的重要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